身为土生土长的曼哈顿人,杰姬·戈德斯坦(Jackie Goldstein)知道自己在住房问题上有多幸运。
“我跻身买房者的行列,原因在于我本来就是上海人,”她说。从波士顿(Boston)的爱默生学院(Emerson College)毕业后回到家,就意味着要搬回这套位于金融区附近的双卧室合作公寓了。这里是她儿时成长的地方。她与父亲住在一起,无须交纳房租。
25岁的戈德斯坦是Curbed Network网站的编辑业务经理。她把大部分收入都存了起来,并淡定地面对着自己没有独立生活这件事。“我参照了其他朋友的做法,”她说,“如果他们都还住在家里,那么我这样做也没问题。”
大约一年前,她的高中好友们陆续搬出去自己住了。于是她也下定决心,不能再这样住下去。
她开始徘徊在街头,寻找住处,有时还会邀上住在公园坡(Park Slope)的母亲。她重点看了布鲁克林几个有地铁可到曼哈顿的社区。她能承受的价格上限是3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86.4万元)。
“每个周末我都去看房,到哪都走着去,”她说,“我真的想仔细考察一下那些社区。为了一探究竟,我去看了很多东西。”
威廉斯堡地区(Williamsburg)就不用考虑了,那里过于士绅化和浮华的氛围让她吃了一惊。而且,她不想被一条L线地铁拴住。她对展望高地(Prospect Heights)颇感兴趣,但月复一月,那里的房价已经涨得让人越来越无法承受了。
有一次,戈德斯坦在肯辛顿地区(Kensington)的一栋合作公寓楼里参观一套小面积的单间公寓。她遇见了当时在布鲁克林地产公司(Brooklyn Property)、现在已去了哈尔斯泰德地产公司(Halstead Property)的经纪人泰森·刘易斯(Tyson Lewis)。
她发现,自己需要的是那种带一间卧室的公寓。因为住在一套单间公寓里,她说,“我会觉得自己像一只仓鼠。”
她找到一套温馨的单卧室公寓,面积大约400平方英尺(约37.2平方米),位于第八大道上一栋公园坡的小型合作公寓楼里。这套公寓要价是29.9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85.8万元),每月维护费最低要500多美元(约合人民币3000多元)。
公园坡(Park Slope) 有一套单卧室公寓太吸引人了,就连玩具屋似的厨房看起来都还可以。幸好,另一位买家已捷足先登。
公园坡(Park Slope) 有一套单卧室公寓太吸引人了,就连玩具屋似的厨房看起来都还可以。幸好

  • 上海419论坛
  • ,另一位买家已捷足先登。 Danny Ghit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

    但其中的小厨房里虽有一台单开门的冰箱,却基本没有料理台。“我对房子太着迷了,甚至冒出了一些疯狂的想法,”戈德斯坦说,“比如,反正我妈妈住得那么近,如果我想做一顿大餐而冰箱里连只鸡都放不下的话,我可以去用她的冰箱。”
    戈德斯坦按公寓的售价报了价。“她在权衡公寓的面积和所处地段,”刘易斯说。但有人捷足先登,以30.7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90.7万元)买下了那里。
    事后一想,戈尔茨坦说,把放不下的东西存在母亲的公寓里,这种想法“该有多么荒唐”。
    在肯辛顿C大道上一栋四层高的大楼里,一套带两间卧室的合作公寓不但具备戈德斯坦喜欢的那种裸露砖墙,而且有700英尺(约65平方米)阳光明媚的空间。这套公寓要价27.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71万元);每月的维护费大约是675美元(约合人民币4194元)。“我彻底沦陷了,”戈德斯坦说。
    在肯辛顿,“人们常常惊奇地发现,他们口袋里的钱还能买到这么大的地方,”刘易斯说。他带着戈德斯坦在这个社区里兜了一圈。
    “白天,坐在车里四处看看,我觉得那里实在很不错,”她说。她喜欢这里的人口多样性,以及“这里所有简陋得很真实的餐馆和商店。”
    但是当她与母亲夜间再次步行回到这里时,她遭遇了一些“十分怪异的事,”她说,“街上每个人都是中年男人。”而两人走入某间餐厅的一刹那,“整个餐厅里都安静了下来,人人都瞧着我和妈妈。”
    肯辛顿社区(Kensinton) 带两间卧室的公寓怎么样?这是个看起来非常不错的地方,除非夜间造访:大街上的氛围不那么友好。
    肯辛顿社区(Kensinton) 带两间卧室的公寓怎么样?这是个看起来非常不错的地方,除非夜间造访:大街上的氛围不那么友好。 Danny Ghit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
    那套公寓很快以3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86万元)的价格卖了出去。
    皇冠高地(Crown Heights)是另一个看起来房价很实惠的社区。“好多我认识的人现在都住那儿,”戈德斯坦说,“人们对于这个神秘的皇冠高地众说纷纭。”
    有一次在那里看房,戈德斯坦参观了一套漂亮的单卧室公寓,面积大约700平方英尺(约65平方米),位于一栋电梯楼内。那栋大楼于1928年投入使用,曾是一座酒店,所以带有华丽的大堂。她听人说,“这套公寓住着太热了,因为是在最顶层,”戈德斯坦说。也许吧,但优点在于,也不会有邻居在楼上踱来踱去了。
    “那套公寓的地板太有特色了,”她说,“木头上色彩斑斓的。”
    听到房价是24.9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55万元),戈德斯坦感到“惊奇和震撼”。维护费是每月425美元(约合人民币2640元),还包电费。从此地到她三个朋友的家,只有一条街区之隔。
    “售价在我承受范围之内的房子,市场上并没有多少套,”她说,“所以我得努力去争取。”她出了28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74万元)的价格。
    皇冠高地(Crown Heights) 一套很宽敞的单卧室公寓,位于一栋带电梯的战前公寓楼中。价格不错,朋友也住得近。
    皇冠高地(Crown Heights) 一套很宽敞的单卧室公寓,位于一栋带电梯的战前公寓楼中。价格不错,朋友也住得近。 Danny Ghit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
   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刘易斯说,“胜算不大;如果你看中一套公寓,你就可以确定,还有二、三十个人也看中了。”
    不过,戈德斯坦真的在竞价中胜出了。她于当年冬天做了交割,然后由父亲开车帮忙,正在慢慢搬家。她还要做一些粉刷和修理的活儿,比如把客厅里失踪的暖气片重新装好。
    她现在正考虑着暖气片的事:公寓里确实太热了。至于那些有趣的地板,“管理员说,曾经住在这里的人,是一杆老烟枪,”戈德斯坦说,“那些全是烟头给烫出来的。”
    至于家具,戈德斯坦正在一些古董店和Housing Works旧货商店里搜索。“我非常在意自己住的地方,”她说,“那里就像我的王国。考察我所住的社区、找到吃饭的地方、看看周围都有什么,这些事都有趣极了。”
    就在去年,又有很多她的朋友纷纷搬入了自己的住处。“我不是最后一个,”她说。